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 楼 亦 江 湖

古今如梦 何曾梦觉

 
 
 

日志

 
 

“我为的是我的心”(之一):丹麦教师的人生境界  

2008-10-09 00:05:28|  分类: 生活偶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8月我带学生团访问了丹麦。我们重点访问的那所高中,学生每星期12节课,每节课90分钟,下午2:00放学。班额一般在25-28人,选修课比较多,学生自由选择余地很大。整个校舍空间都是全封闭的,当然装有换气装置以确保空气达标,铺着地毯,厕所保持得非常干净,有的学生干脆就脱了鞋子,只穿袜子,放学再穿鞋子回家。学校走廊布置得像中国家庭的客厅,很艺术地摆放着不同颜色和不同款式的沙发,还有高凳、台桌、茶几等,随处可见看书做题的学生。多年来我校赠送的纪念品也陈列在墙壁上醒目的位置,那是友谊的见证。 图书馆也是敞开的,随处都有电脑,学生自学时可以上网查阅资料。

教师办公室只有一间,严格意义上讲,没有教师办公室,那是教师休息室,也就是教师从家里到学校临时喝杯咖啡的地方,挂挂外套,交流交流,批批作业,没有固定的位子。在我们访问期间,那里也是我们休息和喝咖啡的地方。丹麦的老师不实行坐班制,上完课就走了。这里教师和学生的生存状态,让我们真得很羡慕。

一次校董家的晚宴上,我们就中国和丹麦教育的一些问题进行着愉快的交流。话题涉及到丹麦如何尊重学生个性发展,谈到中国学生集体主义精神和国家意识的培养等许多话题,由远及近,由宏观到微观,双方都很健谈,思路也逐渐开阔起来。

于是我禁不住要请教:“你们是怎么考核评价一所学校呢?学校又是怎么考核评价老师呢?”Jens校长告诉我说,董事会根据相应的规程通过投票形式评价学校以及决定校长的去留;学校对教师没有什么考核,他们都很认真努力地工作,不需要学校监督。

我觉得很新鲜,但对于学校不用考虑监督教师这一点终是将信将疑。人在失去监督的状态下,会持续认真地做好每一件事情么?就像在计划经济状态下的人们,难以理解市场经济状态下的现象一样;就像人在贫穷的时候,难以想象有钱人的所思所想一样。我当时把疑惑放在心里。

学校安排我们去参观附近一家敬老院,在这里我看到了表情最平和、最安详、和最快乐的老人群体。只要是当地人的老年人,退休金和救济金就足够让他们拥有这样幸福的晚年。老人们的小家都由自己设计布置,家具可以自己带来,每一家都布置得风格不同。敬老院拥有来自各大医院的最好的医护人员队伍,还有丰富多彩的文化娱乐活动,对不同身体状况的老年人的餐饮考虑得很周到。老年人安详幸福的精神面貌给我留下了挥之不去的记忆。

丹麦朋友说,他们这里是高税收因而也是高福利国家,在这里工作着的人们所拿到的工资收入一半要作为税上缴国家。工作着的人们所拿到的钱和待业人员所领取的救济金相差不多。在丹麦,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不工作,领取救济金,国家也可以从你出生到老死都包下来。但是,即使这样人们还是愿意勤勤肯肯地工作,他们工作着主要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赢得社会的认可和朋友们的尊重,而不像我们这样,多数人工作着是为了买房还贷、娶妻生子、传宗接代、养家糊口。在这里,人们也不用担心失业,就业机会很多。人们工作一定的时间就可以带薪休假一年。在这里,工作着成为人们自我实现的需要。根据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当我们还在最低的层次为生存而挣扎之时,他们已经在为实现最高层次而工作了。

丹麦很少有高楼大厦,即使在哥本哈根,我们所能见到的最高的房子也不及我们小区房子高。除几个大城市外,丹麦人基本上都生活在别墅里。我们参观的几位教师朋友的家庭,让我们感慨万千,那是中国人无法企及的美好生活的梦!别墅周围,每家都有上百平米的花园,花园里必然种着苹果树,红红的苹果啊,缀满了枝头。花园中央的玻璃房里都种着各种时鲜的蔬菜,随手摘一个小番茄放到口中,新鲜可口。

有一位导游呼延先生,他是一位在丹麦生活了十几年的人,来自中国西安,与我年纪相仿,很喜欢跟我们聊丹麦的趣闻琐事。他说,丹麦人甚至可以在家里蹲监狱。因为丹麦人口只有约530万,监狱也很小,有时犯人关不下,对于那些轻微犯罪往往让他们在家里服刑,做法是在这个人家的门窗上装上全球定位系统,相应地,在犯人的身上也戴上电子装置,男的一般戴上特定的手链,女的戴上特定的耳环,规定不许走出去,只允许在家里呆着,干什么都可以。你看,这样的蹲“监狱”,中国人可以想象么?我们有时候好不容易休息一下,也没他们那么舒服和安定,当然,他们是暂时失去了自由,也仅仅是限制了自由。

对丹麦社会,我知之甚少,所见所闻,非常新鲜。对他们社会中一些现象需要慢慢消化,不能以中国人思维去丈量丹麦的现象。所以,说到这里,我却忽然想通了,丹麦教师是不需要学校对他们进行监督的,根本不需要进行类似如我们国家现阶段对教师所进行的那种所谓考核评价,他们完全是为了自己的想法而工作,完全是为了自我价值的实现而工作,何须那些画蛇添足的考评!工作着的丹麦老师们,他们完全可以说这句话:“我为的是我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