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 楼 亦 江 湖

古今如梦 何曾梦觉

 
 
 

日志

 
 

怀念永远的“二丫”——谈红楼一见钟情(之二)  

2008-09-13 01:26:24|  分类: 俗读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段不显山露水的一二百文字,让每一个观书人都怦然心动。它就像一只灵虫,直扎进你的心窝子。一个人从小到大,哪里会没有个人让你怦然心动的,而这个人很快就消失了,你再也不会见到了,虽说如此,却每每想着,对一般人也绝不会说。能有这样的感觉,我就说你有“二丫”。其实,许多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二丫”。

这原也算不上是什么“一见钟情”,写纺线村姑,本是写宝玉闲花野景一得情趣。但宝玉与那个叫二丫的纺线村姑匆匆邂逅、寥寥数语,是如此精致,算得上是写宝玉怜爱女儿之生性的极浓缩的文字。

这是在第十五回为秦可卿送殡途中的一个小插曲。送殡途中因凤姐要方便一下,便进入一个村庄,宝玉趁机和秦钟带着小厮们各处游顽。凡庄农动用之物,皆不曾见过。小厮在旁一一的告诉了名色,说明原委。一面说,一面又至一间房屋前,只见炕上有个纺车,宝玉又问小厮们:“这又是什么?”小厮们又告诉他原委。宝玉听说,便上来拧转作耍,自为有趣。此时宝玉正在体会纺车原理,冷不妨听见有人讲他。按照他贵公子身份,是谁敢这样当面对他乱嚷呢?

仔细体会书中的描写:

只见一个约有十七八岁的村庄丫头跑了来乱嚷:“别动坏了!”众小厮忙断喝拦阻,宝玉忙丢开手,陪笑说道:我因为没见过这个,所以试他一试。”那丫头道:“你们那里会弄这个,站开了,我纺与你瞧。”秦钟暗拉宝玉笑道:“此卿大有意趣。”宝玉一把推开,笑道:“该死的!再胡说,我就打了!”说着,只见那丫头纺起线来。宝玉正要说话时,只听那边老婆子叫道:“二丫头,快过来!”那丫头听见,丢下纺车,一径去了。

    小小一段文字却安排了六句人物对话,其中纺线村姑二丫说了两句话,宝玉两句话,秦钟一句,老婆子一句。对二丫没有专门外貌体征描写,只是说了约十七八的年纪,语言极其简洁,整个情景约摸也在三五分钟内完成,既写出了当时二丫赶过来行动之速,一句刚完,人即出现,让人如见如闻,又让人感觉到二丫的直率热情、纯朴可亲,农家姑娘全无千金小姐的娇喘之态,让宝玉不经意间体会到一种清新扑面的充满生气的女儿味,这是他先前从未体验到的。就像面对日复一日的玉粒金莼,忽然有一天吃到一餐新鲜的粗粮,你也会记忆很深。

二丫“一径去了”,宝玉怅然无趣。庄妇等来叩赏,宝玉却留心看时,内中并没有二丫头。此时惆怅的心情何等的真切!哪知出来走不多远,只见迎头二丫头怀里抱着他小兄弟,同着几个小女孩子说笑而来。宝玉恨不得下车跟了他去,料是众人不依的,少不得以目相送,争奈车轻马快,一时展眼无踪。 “以目相送”、“车轻马快”写活了宝玉的怅然若失。

还记得刘姥姥杜撰的那个若玉吧?宝玉曾打发茗烟按照刘姥姥话说的方位出门寻找过两次,茗烟没有找到,他不信刘姥姥说的有假,倒说茗烟偷懒也未可知。以此回情形观之,宝玉事后岂有不暗中寻访二丫之理!我以为他必然会安排一次郊游,像为金钏烧香那次一样。因为铁槛寺本来离贾府不是很远,二丫家地处前往铁槛寺途中,更加近一些,依宝玉性情,断不会不去寻找。结果或许找不到。作者是否有意安排这样一次小小的遗憾给宝玉呢?是给宝玉,还是给观书人?

得不到的美才能显示出永恒的魅力。

我不禁想起《桃花源记》,写了那么好的一个地方,热情好客,生活富足,宁静和谐,没有争斗,“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渔人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渔人)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虽然世人再也没有找到梦想中的桃花源,但桃花源始终存在于人们的心目中。虽然宝玉再也没有找到二丫,但二丫始终铭刻在宝玉的记忆中。让我们一起为所有的“二丫”祝福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