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 楼 亦 江 湖

古今如梦 何曾梦觉

 
 
 

日志

 
 

认识红楼流氓贾琏——职称:流氓六段  

2008-11-24 21:28:10|  分类: 俗读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色而活着的大俗人贾琏

 

    贾琏,荣府大老爷贾赦之子,王熙凤的夫君,书中的岁月在二十多岁,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辞海上说,“同知”在明清定为知府知州的佐官,可为地方政权厅一级的长官。这么说来,官还不小,只是没有实授而已。如今在他叔叔贾政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

细搜贾琏言行举止,没有大恶,亦无大善,整个一为色而活着的大俗人。我且将其人言谈举止稍加提炼,作如下呈现,不知诸公以为妥否?

很花心——寂寞最怕独处时

男人喜欢美丽的女子其实没什么大惊小怪,对于绝色的美女男人禁不住多看一眼,多赞美几句更是常事。贾琏对美丽的女子不仅仅是多看一眼、多赞美几句就算了,而是千方百计想弄到手,想沾惹一下,于是他给人留下的最显著的印象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书中多次写到他在这方面的表现,而且有过两次浓墨重彩的描述。

多姑娘那一段文字最为典型。女儿大姐出痘诊那回,出于对神祗的虔诚,凤姐安排与贾琏分床十二天,让贾琏睡到外书房,于是他获得了一段难得的自由支配时光。你看贾琏和这多姑娘如何不出火!一个是“独寝了两夜,便十分难熬”见了美女便失魂落魄,如饥鼠一般;一个是“生性轻浮,最喜拈花惹草”,加上“美貌异常,轻浮无比”,更兼“没事也要走两趟去招惹”人家。接下来就是一段最淫最浪的文字,完事后两个人又海誓山盟,难分难舍,此后遂成相契。庚辰本眉批曰:一部书中,只有此一段丑极太露之文,写于贾琏身上,恰极当极!可见贾琏在作者和批书人心目中的是一个“皮肤滥淫”高手,无须避讳。

尤二姐与贾琏的一段风流韵事甚至为贾琏赢得了一些同情分。贾琏看上尤二姐那完全是贪图二姐美色,贾蓉的馊主意正中其下怀,于是在贾珍贾蓉的帮助下,暗度陈仓地操作着,竟也“颠鸾倒凤,百般恩爱”地过了一两个月快活日子。那段时间,贾琏表现得很温情,也很满足。好景不长,事发后二姐终于还是被王熙凤整死了。如果说贾琏对多姑娘大概主要是出于性,那么对于尤二姐则更多的是出于色和情。写到贾琏“揭起衾单一看,只见这尤二姐面色如生,比活着还美貌。贾琏又搂着大哭”就是最明显的由色生情的例证,另外还有三点可以稍加比较:一看死后反应,得知尤二姐死后,“贾琏进来,搂尸大哭不止”,而听见鲍二媳妇吊死了,贾琏只是“吃了一惊”;二看丧事花费,对鲍二媳妇之死只付二百银子发丧了事,而在尤二姐棺材板的问题上,贾琏却要骑马亲自去物色,至天黑结果花了五百银子赊得一副好板来,说明贾琏当时手头的确没有多少钱,却能为二姐花五百银子“赊得一副好板”,可见贾琏对尤二姐还是有情有义的,尽管只是因为贪恋美色——当然这跟为了秦可卿的丧礼愿意倾其所有的贾珍相比又稍逊一筹了;三看停灵时间,鲍二媳妇因为是外人没有叙及此项,而对于尤二姐贾琏主张挺灵七日,等到外头,还放五七,做大道场才掩灵,明年还要往南去下葬。这样的安排多少也显示着贾琏对二姐的那份由色而生的深情。

二姐活在的时候,贾琏也不是一味地疼爱关心。当他父亲贾赦把秋桐赏了他之后,一对烈火干柴,如胶投漆,燕尔新婚,连日那里拆的开,于是“在二姐身上之心也渐渐淡了,只有秋桐一人是命。” 男人的可恶之处,在于总缺乏常心,这是最让天下女子可叹可恼的。

贾琏的好色是与他的家庭气氛息息相关的,父亲便是好色高手,他奖励儿子的方式很独特,不是语言鼓励,更不是黄金珠玉,而是奖励美女,因为根据相互观察他俩在这个方面的认识达成了高度一致,只有美女才是最可人的,而不是其他。但由于贾琏有一个霸王似的老婆,竟没有能象他父亲那样可以放开手脚,得心应手,而只能蹑手蹑脚,偷偷摸摸,以致于生出诸多可笑的事情来。

很江湖——随时总想敛点财

一般人总以为王熙凤是荣国府政老爷家的内部管理的负责人,其实贾琏才是总负责人,而王熙凤主要是帮着王夫人管理一些日常的内部事务。

作为一个荣国府政老爷家“帮着料理些家务”的人,贾琏行使着较大的财务处理权,用现时的话说就是拥有签字埋单的权利,雁过拔毛那是很正常的套路。那次贾蔷得了一个差事,下姑苏聘请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等事,他对贾蔷打谅了打谅,并提出质疑:“你能在这一行么?这个事虽不算甚大,里头大有藏掖的。”甲戌本和庚辰本都有关于“射利”的批语,可见大家都知道这里面有些好处。当贾蔷问及贾琏需要他带点什么的时候,贾琏说,少不得写信告诉你。再如,贾芸因为想寻一份差事弄些银子钱使使,借了十五两银子买了麝香冰片等送给王熙凤,很快差事就到手了,当然,贾琏也做一些这样的事情。鲍二家的死了,贾琏让林之孝家的弄二百银子给他们发丧,“又命林之孝将那二百银子入在流年帐上,分别添补开销过去。”说白了,就是将这二百银子慢慢地分期分批地记到公家账上去开销掉。这样的事情现在当然太多了。书中经常提及用大家族的钱去放贷收取利钱的事情,有一次大概实在有点紧了,竟然央求鸳鸯把老太太不紧要的珠宝偷一箱子出来抵押。还有一次,静虚老尼托王熙凤摆平一件退婚的事,王熙凤却是以贾琏的名义搞定的,虽然那一家后来人死财破,王熙凤却不折不扣地得到了三千两银子,可以想象,贾琏平时也肯定做过不少类似的事情,从而获得过不少银子。在大观园建造过程中,贾琏具体负责帐幔帘子并陈设玩器古董一项,谁说他就没有一点利头呢?甚至于有人说他私吞了林黛玉家的财产,在这里我也不作理论。

总之,像贾琏这样通过收取贿赂、假公济私、挪用公款、以势压人获得好处,凡此种种,莫不有银子进账。就因为他是帮助政老爷料理些家务,他就可以混得如此江湖,好处多多!中国社会对当权派的监督和制约的课题,从曹雪芹时代起,两百多年来,又何曾有过什么质的改进么?

缺心眼——说话行动欠思量

贾琏应该有他本分的能力,所以政老爷才委托他管些事情,在大观园建造那段时间,政老爷问起园子里那些帐幔帘子并陈设玩器古董可否合式配就,贾琏“忙向靴桶取靴掖内装的一个纸折略节来,”并且一五一十的汇报得清清楚楚。可是以贾琏的清楚与王熙凤的精明相比,他简直就是一个没有心机、缺少心眼的人。

贾琏曾经跟凤姐描述这样一件事很有意思:说是那次到薛蟠家去,不防和一个年轻的小媳妇子撞了个对面,看那小媳妇生的好齐整模样,因问薛姨妈,方知道是薛大傻子来买的小丫头,名唤香菱的,作了房里人,开了脸,越发出挑的标致了,他表示,这大傻子真玷辱了那个女子。好色垂涎之情形溢于言表,跃然纸上。惹得王熙凤少不得又挤兑抢白他一回。

和鲍二家的那位“多姑娘”海誓山盟之后,将那绺要命的头发随手放在包裹里,幸亏首先被平儿看见给他包庇起来,恰恰王熙凤猜到了会不会多出一些东西来,比如头发、戒指、指甲什么的,说得贾琏脸都黄了。既非常怕老婆,又喜欢做坏事,还偏偏缺心眼,所以贾琏每每做出叫人好笑的事情来。

当凤姐问他宝姑娘生日怎么过,贾琏想了想说,参照林姑娘生日办,他才没有考虑到什么十五岁将笈之年这一层,不过本来里面的事情他考虑得也少,业务不像凤姐那样熟。

平儿那样善良平和,忍气吞声,帮着两个主子悄悄地平息多少事情,可是贾琏对她除了被“浪出了火来”,也缺少理解、关心,更没有真正的体贴,还说早晚都死在他手里。

贾琏明明知道石呆子那二十把扇子是死活不卖的,却把所见所闻向贾赦做如实地禀报,也是缺乏心眼的表现,大概是因为他没有想到贾赦会有那样无赖,也没有想到贾雨村是那样无耻吧。

王熙凤害死了尤二姐,却做出了很漂亮的表面文章,贾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竟然没有看出来。甚至当二姐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凤姐提醒“到底给他上个坟烧张纸,也是姊妹一场。”一语倒把贾琏说没了话,低头打算了半晌,方道:“难为你想的周全,我竟忘了。”这就是那没心没肝缺少心眼的贾琏,若二姐之灵有知,岂不寒心。

有底线——坑家败业事不干

关于石呆子的扇子一段,贾琏忽然给看官留下不少好的印象。

大家都知道贾赦第一爱好是美女,根据平儿描述,我们还发现贾赦还是一个喜欢搞点收藏的人,收藏方向是扇子。据平儿说,只因今年春天,他不知在那个地方看见了几把旧扇子,回家看家里所有收着的这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立刻叫人各处搜求。谁知就有一个不知死的冤家,混号儿石呆子,穷的连饭也没的吃,偏他家就有二十把旧扇子,死也不肯拿出大门来。

这就是事情的根由。

古人说得好,“家有瑰宝,不可示人”,这石呆子犯了一个错误,家里藏的宝贝扇子被喜欢收藏扇子的贾赦知道了。

贾赦让贾琏去把扇子弄到手,贾琏好说歹说,那石呆子把他请到家里,拿出这扇子略瞧了一瞧,果然皆是古人写画真迹,是宝贝。可是贾琏不管说出多少银子,石呆子就是死活不卖。按照合法的办法、自愿的原则,贾琏终于没有弄到扇子。

贾雨村不知从哪里听见了,为了讨好贾赦,硬是把那个石呆子弄得不知是死是活,扇子却送到了贾赦手中,弄得贾赦十分高兴,于是就骂贾琏没有用。贾琏说了一句颇有底线的话:“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并且因此挨了打。

以上就是我对于贾琏的综合印象。粗略地看去,贾珍、贾琏是一类人物,但写着写着,我似乎觉得贾琏不怎么坏,甚至不打算评他流氓六段。

但和薛蟠相比,由于贾琏捐了个同知,又是政老爷委以家务重任的人,仍然如此好色贪财,轻薄处事,所产生的消极影响也绝非薛蟠可比。因此,仍然评他为红楼男性流氓六段。未知妥当否?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