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 楼 亦 江 湖

古今如梦 何曾梦觉

 
 
 

日志

 
 

认识红楼流氓薛蟠——职称:流氓五段  

2008-11-12 08:14:39|  分类: 俗读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薛蟠的成长过程、性格特点与婚姻生活浅析

 

《红楼梦》早在第三回末就安排了薛蟠的出场,并且在庚辰本的最后两回还浓墨重彩地写了一下薛蟠不幸福的婚姻。此人多次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我读薛蟠,总是喜欢思考他的性格特点与成长过程之间似乎存在的那么点联系。

薛蟠乃金陵人氏,本是书香继世之家。根据书中交待的“赖祖父之旧情分”这句话,我们可以推测他爷爷辈应该是个做官的,而且这个官不小,所以经过两代,还能赖“旧情分”。到他父亲这一代可能主要不是做官,而是经商,这位薛老板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掌管着一个大规模的集团公司,以至于“各省都买卖承局”,家资百万。可惜死得太早了,留下寡妻和一儿一女,就是薛蟠、薛宝钗兄妹,和书中那位薛姨妈。

薛蟠的家庭,有知书达理、贤惠怜人的母亲,有丰厚的家庭财富,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又是书香继世之家,按理说,又理由可以培养出一个像样的人来继承祖父辈所创的家业。但薛蟠五岁上就性情奢侈,言语傲慢,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字,终日惟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而已。虽是皇商,一应经济世事,全然不知。薛蟠完全变成了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薛蟠的成长烦恼:溺爱纵容,交错朋友。

书中多次提到薛蟠的不学无术。那次薛蟠说他看到一幅“春宫”,说是“庚黄”画的。经过宝玉的破译原来是“唐寅”画的,真真笑死人。难怪脂批曰,“闲事顺笔,骂死不学之纨绔。” 他学名薛蟠,表字“文龙”,看曹公惯用之反语,似乎有所嘲弄。 到了贾府的家学中,更是广花银钱,“只图结交些契弟”。这一点有点类似当今社会上有些人到高校进修,实际上不是为了进修学识,而是为了扩大社会交往的圈子、提升交往层次,为以后开拓业务打基础。所以,薛蟠到贾府不上一月的光景,贾宅族中凡有的子侄,俱已认熟了一半,凡是那些纨绔气习者,莫不喜与他来往,今日会酒,明日观花,甚至聚赌嫖娼,渐渐无所不至,引诱的薛蟠比当日更坏了十倍。无志之人也立志,在被柳湘莲毒打之后,他也曾想走出去好好学学经商之道,可是终于没有什么见长,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薛蟠青少年时期的成长过程有几分耐人寻味。

在他少年时期,母亲薛姨妈犯了一个母亲常见的错误——溺爱纵容。造成这“溺爱纵容”有三点原因:一是没舍得。孩子幼年丧父,她本人中年丧偶,下不了狠心逼孩子读书成才。二是没必要。当前家中有百万之富,现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儿子虽小不顶事,但有家奴代理,仍可高枕无忧。三是没想到。薛蟠应该是她的第一个孩子,薛姨妈缺乏育儿经验,使得儿子错过了最佳的可塑期。如果能早点认识到问题得严重性,她还会让儿子放任自流吗?她对第二个孩子宝钗的教育肯定是吸取了教训。显然,薛蟠的游手好闲、不学无术,是与特殊的家庭背景相关的。儿子从小失去约束,是他家庭教育的最大败笔。

在他青年时期,他本人再度迷失,交错了朋友。除了在家学里交结纨绔之流外,他日常的交好的朋友都是詹光(沾光)、程日兴、胡斯来、单聘仁(善骗人)这些人,都是冲着他的银子来得;还有贾珍、贾琏等人,专玩些沾花惹草偷鸡摸狗勾当;宝玉虽也偶尔被邀请客串,薛蟠对他吟诗作赋那一套完全不适应不喜欢,玩得不过瘾,提不起精神。他就是这样在没有必要的约束和良师益友规导的情况下,失去了成长方向。与恶人交,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所以他比原来更是坏了十倍。可以说,薛蟠一生主要的交往圈子也就是在这个期间形成的,主要的坏毛病也是在这个时期养成的。

“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谙世事,便趁时拐骗起来,京都中几处生意,渐亦消耗。”以这样的人作为家族继承人,薛家日后焉能不败! 

薛蟠的主要恶习:倚财仗势,无法无天。

薛蟠是在以一场人命官司主要凶手的面目在第三回第一次出场的,这样的安排,给人留下强烈的无法无天的印象。他以为花几个钱,没有不了的。事实果然如此,所以脂砚斋都为他翘起了大拇指,说他是“大彻悟”,也就是说,他对社会的洞察力非常准了,其实杀个人真的没什么了不起,大不了花几个钱,谁还能拿他怎么样呢!

大凡家底殷实者,底气确实足些,古今如此,所谓财大者气粗也。前八十回没有写到薛蟠末日,我们是否可以合理地想象,要写薛家彻底衰落,定要写薛蟠之死,游手好闲罪不至死,胸无城府也不至死,喜新厌旧亦不至死,唯有着无法无天可招致杀身之祸。

薛蟠的性格倾向:性情中人,呆心实意。

可以说,薛蟠最黑、最凶的面目在前面亮相过了,到了后来反倒感觉好一点,有时候甚至有一点点可爱和可怜。为了请宝玉出来喝酒,他不惜撒谎,还说叫宝玉也假装他的父亲撒一回慌,可谁都知道他的父亲早死了。冯紫英卖关子,故意说这次随父亲出门大不幸之中又大幸,还有另有所恳之处。虽然宝玉也急于知道原委,可是最着急的是薛蟠,他说,“越发说的人热剌剌的丢不下。多早晚才请我们,告诉了。也免的人犹疑。”可见他心里搁不住事,嘴巴里也搁不住话,非常心直口快。当贾珍为秦可卿的棺木发愁之时,他主动提供家里收藏多年的上等珍贵木材。虽然这个木材上面已有许多说道,但薛蟠作为一个爽快人的形象已经成矣。书中有一回写到凤姐发疯,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这几句话,活活把薛大呆子画在纸上了。薛蟠和柳二哥之间的恩恩怨怨,也很能说明问题,一方面有同性恋倾向,被打后又怀恨在心,被救后真心感激,闻柳二哥出家后又忍不住落泪,都说明他是性情中人。

作为性情中人,虽然有些呆,但脾气也很大。一次要去杀宝玉,一次抓起门闩打香菱,后来又是和金桂打闹争斗等等。生活中有些呆气之人要么呆呆的,一旦被惹恼,更比一般人难以对付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薛蟠的婚姻生活:怜新弃旧,得陇望蜀。

严格地讲,香菱和宝蟾与薛蟠还谈不上是婚姻,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方式,姑且借用“婚姻”一词。

自从打死冯渊,夺走香菱,薛蟠便恶名远播。一般的男人能够为了一个女子去杀另外一个男人,现在习惯称之为情杀。至少应该认为情杀的行凶者对案件所涉之女子是十分在意的。薛蟠霸占香菱之后,并没有真心实意地疼爱她,加上香菱本来怯弱,“血分中有病”,是以并无胎孕。香菱未能怀孕,这似乎是香菱不幸的关键,其实并非如此,香菱的不幸是因为他是没有常心的薛蟠的女人。

接着薛蟠又看上了桂花夏家漂亮小姐。这位后来叫夏桂花的女人可能的确是漂亮,香菱嘴里介绍她说她“出落得花朵似的”。书中又说:“这夏家小姐今年方十七岁,生得亦颇有姿色,亦颇识得几个字。若论心中的邱壑经纬,颇步熙凤之后尘。”宝玉病逾后过了百日,出门行走,亦曾过来见过金桂,见其“举止形容也不怪厉,一般是鲜花嫩柳,与众姊妹不差上下”。宝玉是带着几分好奇来看她的,可是看了之后甚至有点难以将她与一个悍妇挂上钩。可这个女子的确是少有的泼辣,胡搅蛮缠,企图摆平丈夫,摆平婆婆,摆平小姑子,逐渐成了让薛蟠头痛的人。

早在此之前,夏金桂曾别有用心地把宝蟾推向薛蟠怀抱以达到形成合力打击香菱的目的,不曾想,薛蟠有了宝蟾,又把夏桂花不当什么东西了。而且宝蟾也不把夏金桂放在眼里,却跟她争强好胜起来。

这不无让人感慨。《大宅门》里九姨太出差东北一定要带上正被七老爷宠的那个姨太,以为这样是万万妥当的,等她凯旋之时,吸引七老爷眼球的只有她一个。可没想到,服侍七老爷的丫环和七老爷好上了。女人他哪里都能算到自己的男人在想什么。

薛蟠看到了金桂,赶走了香菱;沾上了宝蟾,冷落了金桂……这样的关系式其实还可以列下去,只要薛蟠不死。因为如此的不懂得珍惜、不懂得自重,所以当薛蟠被夏金桂制伏得气焰一天矮似一天的时候,人们更多的不一定是同情,而是觉得这是应该受到的惩罚。实际上,薛蟠的不幸婚姻,主要责任在自己,自小养成纨绔子弟诸多坏毛病,看女人只看漂亮的,自己又喜新厌旧,朝秦暮楚,男人气概也日渐衰了下去。曹公把薛蟠形象写成这等难堪,又把同母所生的妹妹宝钗写成典型的大家闺秀,显然体现了他的贵女轻男思想。

根据薛蟠的所作所为,尤其是他为了买一个女人纵使家奴打死人命,我们姑且把他定为流氓五段。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